【踩泥寻梅】印江寻根记
作者:梅竹 | 来源:梅氏网 | 时间:2017-11-29 10:36:40 | 收藏

【踩泥寻梅】印江寻根记

“参天之木,必有其根;怀山之水,必有其源。”“草木祖根,山祖昆仑,江海祖源。”如果说,家乡是游子的根,那么祖籍就是生命的根。寻根,乃人之天性,寻根就是寻找生命的来龙去脉,明白我们“从哪儿来”,知道我们“根在何处”。我们与祖先血脉相连,祖先曾经的苦难与辉煌,一直流传到现在;祖先的优良传统与家风,是留给我们的精神遗产;祖先的血脉与基因,也定会通过我们遗传至后世万代。

20年前,大兴兄交给我一本手抄《梅氏家谱》 ,从上面记载的内容,方知我们龙安梅氏先祖是在明朝末年从贵州思南府印江县迁来的。多少年来,内心不时迸发出到印江寻根问祖的冲动,不断萌生出对先祖的幽幽思念!但由于工作和诸多原因,一直未能如愿。今年清明节举行首次祭祖和修谱动员大会后,寻根愿望愈加强烈,且与日俱增。经过几番商议,终于在暑期成行了——我们先赶到贵阳,与江叔等人汇合后,便迫不及待地向着印江奔去。

8月8日下午4时许,我们一行十人(元江、中华、梅竹、春华、智林、梅强、春晗、梅琪、梅瑞、磬逸)驱车千里,终于抵达印江。印江系土家族、苗族聚居区,地处黔东北山区、梵净山西麓,是龙安梅氏祖先原居地。这里牵动着我们的心弦,令我们日思夜想,魂牵梦萦。车辆驶出高速,居高临下放眼望去,秀丽的印江县城尽收眼底。印江县城坐落在邛江河谷两岸,四面山峦耸立,连绵不断。或许是祖先感知了我们到来,方才还艳阳高照,突然却阴云密布,风雨交加,瓢泼大雨顷刻而至,为我们洗去一路尘土。然而下榻宾馆后,又云收雨散,漫步街上,凉风习习,清爽怡人,好像怕我们不胜酷暑似的,真是祖先有灵!晚上,江叔精心寻觅了一家像样的餐馆款待家人,并在餐前举行了简短的祭祖仪式,祷告印江的列祖列宗——你们的子孙来了,从四川广安、从贵阳毕节不远千里赶来了!

8月9日一早,在当地宗亲梅正年带领下,我们驱车驶向梅家沟。进入沟口后,车辆驶入土路,坑洼不平。淌过一条溪流后,道路愈发艰难,加之雨后,泥泞不堪,多次打滑,我们仍坚持驱车前行。大约离沟底一公里处,一辆挖掘机正在作业,大堆山石阻碍了道路。它虽能阻碍车子行进,却阻碍不了我们前进的步伐,更不能阻碍我们寻根的决心。我们头顶烈日,脚踩乱石,徒步前行十多分钟后,来到了沟底。当听说了我们都姓梅后,梅丹明宗亲便热情地招呼我们歇气喝水,端茶让座,并拿出家中珍藏的家谱与我们交流。此谱是2001年黔东北梅氏联合编辑的,收录了德江、印江、江口、道真、新舟、尚稽以及酉阳房支世系,从始迁祖梅仲建避难入黔、至今600余年、繁衍24代,收录较为齐全,资料极为珍贵!我们如获至宝,迫不及待翻阅查看,一边查看,一边拍照,不知不觉已到中午。正年父母早已准备好饭菜,不辞辛劳亲手制作了农家豆腐,热情地招待了我们,令我们十分感动!

吃完午饭,我们一起合影留恋后,又马不停蹄地前往查看他们的老祖坟墓。祖坟葬在梅家沟后面的大石登山上。绿树掩映下,青青茶园中,我们看到一座坟墓,坟前屹立着一块石碑,上面清晰刻有“始祖梅公讳启禄老大人之墓”。这是印江高峰梅氏祖先,启禄以上失考。高峰梅氏于清光绪二十九年立碑,并尊启禄公为始祖;从启禄开始到现在共传十三代,与我们龙安梅氏从金山祖传至“百”字辈有十八代不吻合,梅启禄明显晚于金山、银山祖好几代,可以确定启禄公非龙梅祖先。

冒酷暑,顶烈日,跋山涉水,奔波了一整天,却未如人意,毫无所获。但我们并不气馁,一面多方打听印江其他梅氏宗亲继续寻访,一面与远在贵阳的绵珍宗亲联系,请求协助。锦珍宗亲大力支持,热情帮助我们终于联系上了梅灿辉宗亲。梅灿辉是印江县原邮电局副局长、2001年黔东北《梅氏家谱》编委会委员和印江支系代表,现已82岁高龄。尽管我们已经到达了湖南凤凰,但觉得不能错失机会,毅然决定再返印江。

8月11日下午,当我们一路风尘返回印江时,灿辉宗长早早地等候在县政府门口迎接我们,并已在家中准备好资料供我们查阅。我们一边查阅一边交流,并不时拍照记录下来。当得知艾梅寨尚有祖坟时,我们急切地想去现场考证。灿辉宗长年事已高,上山不便,便安排梅学平给我们带路,并立即给他在罗场乡上工作的儿子学军打了电话,吩咐学军在罗场等候并带我们上山寻找祖坟。

此时已近傍晚,天空阴云密布,又一场暴雨即将来临,我们怀着对祖先的无比思念和敬仰,毅然前行。车辆驶出县城,大雨倾盆而来,我们开着车灯,闪着应急,慢慢的向着罗场前进。罗场古称木开,坐落于梵净山西麓的半坡上,是五百年前文达祖迁印江的居住地。在罗场接上学军宗亲后,我们便沿着山路爬上了艾梅寨,说也奇怪,这时雨却突然停了,与上次刚到印江时下雨不偶而合,可能是我们的诚心感天动地,也可能是祖宗显灵,促使雨住了便于我们寻祖。在艾梅寨半坡上的梯土中,相距几十米上下分布有两处坟墓,我们撑着雨伞,挽起裤脚,深一脚浅一脚走上前去查看,墓碑上记载着“故七世祖考梅公讳正秦老大人之墓”、“故七世祖妣梅婆李老嬬人之墓”,落款时间为公元一九八二年三月十二日立。学军宗亲介绍这是1982年梅宗伯主持修缮立的墓碑,现在梅宗伯已经快到百岁了,依然健在,身体硬朗,德高望重,真是祖宗在保佑他长命百岁,健康长寿!

于是我们又驱车赶到岩科湾梅宗伯家,天已经黑了,宗伯老先生刚刚和家人 吃了晚饭,当听说我们是从四川广安来的,便热情地把我们迎进屋,招呼家人快煮晚饭。我们委婉谢绝后,宗伯老人便从百宝箱中取出珍藏的家谱,包了一层又一层,打开来边翻边作介绍。这本家谱是他老人家在1980年亲手用毛笔抄录的,字迹工整,史料珍贵!在征得宗伯老人同意后,我们迅速进行了拍照。经过交谈方知,印江宗亲现在尚未发现文达祖坟墓,文达祖迁印后有三代失考。根据历史时间和世数代承初步推断,我们龙安梅氏家谱上记载的印江祖先——金山、银山兄弟可能就在这失考的三代之中。

天已经晚了,我们告别宗伯老人,连忙赶回县城,灿辉宗长早就订好了丰盛的晚宴款待我们,并拿出珍藏多年的美酒让我们品尝,我们吃在嘴里,甜在心头。这份浓浓的亲情,真是让我们永生难忘!

8月12日上午,我们又驱车前往麻柳村、麻柳坝实地考证,这两个地方都没有梅姓人氏居住。随后我们与德江的梅成义宗亲取得了联系,他是2001年黔东北《梅氏家谱》主编。经过深入交谈,都认为四川龙安梅氏与印江梅氏、与黔东北梅氏同出一脉,始祖梅仲建于燕王靖难之际、从江西临江府西迁入黔,至今已历六百余年。

我们期待着下次去江西寻根问祖!

我们盼望着与印江宗亲、与黔东北宗亲再次相逢!

附随行诗词三首:

期 盼

梅元江

金银二祖隐深山,

应发应世别家园。

盛世后裔印江聚,

携手寻根访先贤。

世世代代常相盼,

先祖天庭现妙玄。

恩泽至此十八世,

后辈今朝溯前源。 

  

寻祖有感 

梅中华

烈日炎炎贵州行,

龙梅子孙把根寻。

千里驱车印江县,

方知艾梅有祖灵。

翻山越岭罗场镇,

大雨倾盆觅坟茔。

似曾相识梅家沟,

马不停蹄大石登。

黑夜探访寿星人,

查谱询根探族情。

血浓于水心连心,

不枉此次黔地巡。

 

印 江 吟

梅 竹 

印江,印江,

我日思夜想的地方,

今天,我终于来了!

这里,沟深路险,

我仿佛看见了祖先的足迹,

那艰辛沉重的步履。


印江,印江,

我魂牵梦绕的地方,

明天,我还将去的!

那里,山高水长,

我依稀感到了祖先的音容,

那欣慰期许的目光。


印江,印江, 

我日思夜想的地方!

印江啊印江,

我魂牵梦绕的地方!


    2017年8月11日草于印江


相关新闻

手机APP客户端

滚动新闻+more
健康+more